tes365体育投注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虞姬文苑 > 文章

虞姬 4.竹马(二)

时间:2019-04-04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待灵堂规矩走一圈,虞妙意也命人在餐室中摆下宴席。因是顾全孝礼,上桌的不过是些粗末小菜,项籍当着虞妙意的面未曾敢露半点不悦,老老实实塞了半饱,方与她们姊妹拢袖于火边闲话。

    虞妙意随口客套几句,就借着事忙脱身。项籍不算贪心,见着人便心满意足,扭头兴冲冲和楚意说起在燕地遇见的奇闻异事。楚意心事重重,听得左耳进右耳出,兴致不高。

    “阿籍…你说函谷关内会也有人懂毒功蛊术么?”楚意突然冒出来的问题打断了项籍,将他问得一愣。

    愣完方笑道,“毒功蛊术多源于我南方边地,秦贼篡天下,强以六国合一,九州内鱼龙混杂,你怎知那些个懂毒功蛊术的能人异士不会混迹进去?”

    “他们要害阿爹阿娘,大可在江东便动手,又何必跑到戒备森严的关内,动作大了岂不是还要引起官家注意?”楚意蹙眉道,难怪当初虞子期不肯让她瞧见父母死状,就是算准她会放不下这个诡谲的疑团。

    “你这是何意?”项籍问。

    “我爹娘并非死于寻常流寇之手。”楚意四下张望,见下人都不在身边伺候,才从怀中取出自己之前所绘制的人像。

    项籍一见,大惊失色,“怎会如此?你兄长可否知情?”

    “自然知情,连阿姊也是晓得的。他们瞒我瞒得辛苦,若不是我落水那晚独自守灵时起了念头,怕是到死还将我蒙在鼓里。”楚意道。

    她这么说,也不曾是在责怪虞子期,反而理解他的苦心护佑。

    “那你落水与此事可有联系?”项籍正经了脸色道。

    “没有,落水一事我已知元凶是谁,但还不着急还手。”楚意顿了顿,又附在项籍耳边道,“我爹娘暴亡事关重大,兄长不会向项伯伯隐瞒细节。不过你我亲近,他们也信不过你那张漏风儿的嘴,必然不会说与你听。你便佯装不知,暗地里看看还有什么是兄长告诉了项伯伯我还不知道的。”

    项籍答应得爽快,“帮你不难,我留心就是。可是此事子期不想让你知道也是不愿你卷入那些纷争。你能独当一面固然是好,可终究是女子,越聪明越如蒹葭飘摇。”

    楚意闻言,莞尔一笑,“我若不做,你怎知我是苍苍蒹葭,还是一把利剑?”

    她眼神澈亮,是项籍从小看到大的笃定自信。

    “幸好你我当真没那儿女之情,不然与你这样自比为刃的女子携手一生,实在危险。”项籍大笑几声方休,“哦对了,我在燕地遇见了高先生,不日必将来访。”

    “老师可还好么?”楚意眼前一亮。

    “瘦了些,毕竟燕地疾寒,难免。”项籍说罢,起身正了正衣装,便和楚意别过,“不早了,我再不回去,恐怕我叔父就要遣人来拿了。”

    于是楚意也跟着起身,萍儿为她取来无绣的素色斗篷裹好,方一前一后送了项籍出去。

    江东甚少落雪,项籍前脚刚出去,便有一片皓洁晶莹的雪花落在了楚意掌心。她回过头,恰巧看见虞妙意亦站在回廊内,伸出手来接纷落下来的白。

    “阿姊,下雪啦。”楚意高兴地小跑过去。

    虞妙意望着妹妹,浅浅一笑,“是啊,江东好像也是咱们家初至下相那年才下过一次雪呐。”

    “‘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楚意还未唱完,却见阿姊在唇边比了个噤声的动作,“这歌谣的意思不好,可不能胡乱念的。”

    楚意想起后言唱的是国家危乱之际,百姓呼朋唤友携手逃亡,方作罢,正好到了她额伤换药的时辰,便与虞妙意入室。

    雪后的时日过得越发快,转眼冬去春来。立春后的第三日,乃是楚意十七岁生辰,虞父生前与项梁定下以为两个女儿招婿的由头,在此日广邀天下名士,宴请四海之内与秦敌对的武者骚客。

    然而世事难料,时日未到他夫妇竟撒手人寰。虞子期深知这一宴对父亲、对楚国意味着什么,就是冒着被天下人唾骂不孝不悌的风险,毅然决定遵循父亲遗志开席。

    楚意全然不是无理取闹之辈,自是明白兄长的苦心,而她心思敏锐,断然不会放过这送上门的整治吕荷的机会。

    于是,楚意便向虞子期要求了请沛县吕公携他那两个尚未出嫁的女儿吕媭、吕荷赴宴。

    “姑娘若要借机报复,单请吕荷就好,何必多此一举,请那吕公和吕媭?”萍儿不解其用意。

    “吕文本是鲁地出了名的相士,阿爹在世时多次想请吕文为我兄妹三人相面,可他总有理由推辞。难道这次我请了他就会来么?”楚意慢悠悠地解释,“我只是不想让阿姊和兄长插手我和吕荷之间的事情,寻个遮掩罢了。”

    “那姑娘是想好要如何治吕荷了?”萍儿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

    楚意朝她勾了勾手指,嘻嘻笑着同她耳语,“天机不可泄露。”

    春寒料峭,楚意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养了一个冬天的病,这把骨头都要养松了。便想趁着虞子期忙时,偷偷去马厩牵出爱驹到郊外遛一遛。

    不想刚到马厩,就和同样要骑马出门的虞子期撞了个正着。

    “兄,兄长,您刚才不还在书房么?”楚意心虚地后退两步。

    “你刚才不也在我书房么?”虞子期牵马走近她,面上一本正经道,“伤才刚好,又想溜出去惹事么?”

    “哪有,我不过,不过是想来看看我的马。”楚意机灵地扯谎。

    “行了,早去早回。”虞子期破天荒没有阻拦她。

    “谢谢兄长!”

    她兴高采烈地从虞子期身侧跑过去,牵出了自己的马,忽然像是又想到什么,抬眸问他,“兄长,关于爹娘,你是否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么?”

    “为何这样问?”

    “没,没什么。你快去吧,别误了事。”

    楚意望着兄长颀长的背影,身上泛起无可奈何的脱力感。

    他的绝口不提,周全着她的平安喜乐。

    但她在虞子期妹妹的身份之前,也是景氏的女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除注明作者余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关注微信平台,了解更多信息)

积分规则

        注册会员初始积分:100 分 每日签到赠送积分数:10分

        每日登陆赠送积分数:10分 发布文章赠送积分数:20 分

 

会员等级

        初级会员  0分   一级会员500分  二级会员1880分

        三级会员3880分   四级会员6888分

 
 
 

温馨提示:积分不足可以赞助本站10元=1000分,支付宝账户:491988088@qq.com

 
 

微信扫码,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码,打赏一下

中国tes365体育投注网_365体育投注备用在线_新365体育投注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上一篇:虞姬 4.竹马(一)

下一篇:没有了

| ICP:苏ICP备16068320号-1  |   QQ--491988088  |  AD--沭阳县虞姬文化研究会  |  PH--18036919018  |  免费统计 | 法律顾问:徐 伟 |
Copyright ©  Study on the culture of Shuyang County, Yu JI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