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365体育投注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虞姬文苑 > 文章

虞姬 6.惊宴(一)

时间:2019-04-04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宴席主场虞子期定在了楚意常去的天香楼内,又听了楚意的,设次场于虞府凌波阁,专供楚意自己的狐朋狗友吃酒玩乐。

    虞子期还不晓得推他妹妹下水的就是看似娇柔温和的吕家三姑娘吕荷,把吕荷也分去了凌波阁交予楚意应付,这倒是正中楚意下怀。她特地命人散了消息给吕家,称当天日间项藉会陪在凌波阁内。

    吕荷得此消息,果然中计。当日身着一袭桃红衣裙,款款赴宴。她气质尤佳,举止文雅大方,竟是分毫不为害人而心虚胆寒,四平八稳地入席,与人若无其事地说笑。

    楚意刻意迟迟才到,宴上已是座无虚席,她装作不经意地环顾四周,少年少女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眉开眼笑地谈天说地,所谓谈天说地无非女孩们说道席上哪位儿郎样貌最好才识最高,男孩们谈论哪个姑娘最适合做人妻子。

    楚意与这些人不过点头之交,请来也是为个场面。随意客套两句,便坐了下去,同样形单影只的就只剩下坐在对面的项籍。她能够理解那些人不愿意和项籍一处,毕竟只要项籍往他们中间一站难免显得鹤立鸡群,纵使他们再有风采,相较之下也不过逊色二字可言。

    早就得到会和项籍同席的消息,吕荷刻意打扮不说,连最擅长的箜篌都拿出来显摆。一曲妙音清幽婉转,却让刚刚丧亲的楚意心中大为不快。

    然而她一心最想博其青睐的那位,正用手掩着嘴,以口型问对面的楚意,“你阿姊呢?”

    原是楚意用虞妙意把本该在天香楼随项梁应酬的项藉骗了过来,她看他一片赤诚好骗,也觉得可爱,笑着回嘴,“天香楼呢。”

    “骗子!”项藉又好气又好笑,却全然拿她没辙。

    这时吕荷的箜篌声落,四面配合地响起了心不在焉的掌声,她抱着箜篌从中央莲步轻移移回了自己的位置,离楚意不远,一斜眼就能看见。

    “这吕三姑娘的风头出得好啊,萍儿。”她小声对萍儿笑道,虽是笑,眼中却是森森寒意。

    “姑娘晚上是要去天香楼的,想做什么还是尽早着动手吧。”萍儿道。

    她朝她调皮地眨眨眼,“看心情。”

    说着楚意瞥了一眼项籍,他正假作气定神闲地自斟自酌,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在座的任何一个人,其实楚意知他一时如坐针毡,恨不得立刻就走。

    又看看那吕荷,和身边的小姐妹相谈正欢,眼神却有事没事地掠过项籍所在的方向,留神点就能看出她的心思。其实像项籍这般家世、相貌、能力都不缺的,在座哪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不都得多看两眼?

    当然,这其中楚意是一定排除在外的。

    吕荷不是痴傻愚笨之人,既然敢只身赴宴,就是觉得楚意畏惧虞子期,不敢在这般重要的宴席上造次。

    可吕荷还是低估了楚意的胆量,像她这般半点委屈都不肯受的人,就是在天子寿宴上也能肆无忌惮地为自己报仇雪恨。

    这般想着,又看了看那些看似友善美丽的花容月貌,楚意招了萍儿耳语,“萍儿,你来。”

    萍儿乖乖听完她的话,脸色由平静转为纠结,“姑娘,这太损了吧。”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相信我,快去吧。”楚意推了推萍儿,萍儿拗不过她,只得听她所言,小心翼翼地下去准备。

    主仆二人的言行举止都被坐在对面的项籍尽收眼底。他虽无神通能听到她们的密语,却十分了解楚意的本性,看她眉飞色舞的小表情就知道,这毛丫头的小脑袋瓜子里又在盘算着馊主意了。

    楚意的余光一扫,与项籍的目光正好交汇,那厮含笑用袖子遮挡住别人的视线,嘴唇一张一合,无声地只说给她一个人听,“安分点,当心你兄长生气。”

    似乎大多数人都认为虞子期是楚意的死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虞爷唯一惧怕的对象,让好胜的她很是不服。别人越拿虞子期压制她,她就越要反抗。

    为了证明自己不怕事儿,她扬声道,“项爷武艺高强,剑术精湛,众所周知。可惜我等不过道听途说,从未真正见识,今日难得与项爷同席,不知会不会赏我等这个面子吧?”

    项籍若无其事两指间玩弄着空了的酒樽,静静地看着她,阁中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一口气等待着项籍的动作,生怕这位爷一个不高兴搅了局子。

    她说罢也歪着脑袋陪众人一起等他,直到他终于放下手中之物,悠悠起身。

    “若要在下舞剑当然可以,只是少了一曲华音相随着实少了些趣。”项籍从腰上把随身的佩剑解下“啪”地搁在桌子上道,当众人都以为他会邀请箜篌弹得妙不绝伦的吕荷伴奏,谁想,“虞二姑娘擅长击筑众所周知,不知在下是否有这个资格请姑娘为在下随一曲?”

    “筑音相伴剑舞,佳人当衬英雄。此情此景固然为好,只是二姑娘近来身体不爽快,这腕指无力的若是错了音害项爷摔倒,不光扫了在座的雅兴,更伤了项爷,项爷你说是不是?”从外入内的声音十分耳熟,楚意抬头一看,果见故人款款走来。

    阔别半载,老师一身朴素白衣,乌发掺了几缕银丝子,却仍挡不住他的绰约风华,宛若一株玉树,不卑不亢立在凌波阁中央。

    “吕三姑娘的箜篌清雅,这一身桃红又极为应景。”楚意顺势拿捏了个妥帖的思考姿态,“不如就让吕三姑娘与项爷相和一阙罢。”

    她余光扫过吕荷,她腰背猛地打直,整个人看起来又紧张又激动,索性直接看过去,“吕姑娘,你说可好?”

    吕荷小女儿情态,依礼数婉言推辞一番,楚意也礼貌性地再三邀请,然后再答允。然她们都把一旁项籍的感受忘了,只听他的声音干涩涩的,“箜篌之音难免柔情妩媚了些,就不劳烦吕姑娘了。”说着他撩袍而起,雪剑出鞘,步子一开也就是一阙《小戎》。

    老师处变不惊地一笑,席地而坐,摘下背上的长筑,边奏边高声唱和,“虞小戎俴收,五楘梁辀。游环胁驱,阴靷鋈续。文茵畅毂,驾我骐馵。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楚意饶有兴趣地边听边看,忽见项籍剑锋斜飞向自己,她一惊却坚信他不敢怎样,大着胆子保持原来姿势微微抬眼他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她。

    楚意歪头朝他调皮地吐吐舌头。

    此时萍儿已经低调地回来了,看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项籍和老师身上,楚意就寻到了开溜的机会,“我有些闷,陪我出去透透气。”

    踏着湿漉漉的木板,楚意挽着萍儿的手绕到凌波阁的后面。虞子期命人在那摆了个供人休息的案几,席坐用的垫子就放在案几下面。萍儿抽出来一个给她坐着,清静清静。

    阁内传来众人的喝彩声,项籍恭敬有礼地向老师说,“如今得以高先生相和,乃籍此生大幸!”

    隔着纱幔木墙,楚意感受到他们的热闹。观赏项氏山庄最骄傲高贵的小项爷舞剑,已是千载难逢的好事。孰能预料,名满天下的筑乐大师高渐离也能以曲相合,一长一少,共处一处,实乃千古独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除注明作者余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关注微信平台,了解更多信息)

积分规则

        注册会员初始积分:100 分 每日签到赠送积分数:10分

        每日登陆赠送积分数:10分 发布文章赠送积分数:20 分

 

会员等级

        初级会员  0分   一级会员500分  二级会员1880分

        三级会员3880分   四级会员6888分

 
 
 

温馨提示:积分不足可以赞助本站10元=1000分,支付宝账户:491988088@qq.com

 
 

微信扫码,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码,打赏一下

中国tes365体育投注网_365体育投注备用在线_新365体育投注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上一篇:虞姬 4.竹马(二)

下一篇:没有了

| ICP:苏ICP备16068320号-1  |   QQ--491988088  |  AD--沭阳县虞姬文化研究会  |  PH--18036919018  |  免费统计 | 法律顾问:徐 伟 |
Copyright ©  Study on the culture of Shuyang County, Yu JI Powered by 55T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