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365体育投注网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虞姬文苑 > 文章

虞姬 7.惊宴(二)

时间:2019-04-04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虞家引了后山上的泉水在宅邸中央修了个不大不小的池塘,池中修了个用于宴客欢愉的木阁,便为今日的凌波阁。

    凌波阁四面八方都用碧色的纱幔装点,软软的纱幔小浸在微凉的池水里,与湖中锦鲤相互逗耍,远远看上去都叫人舒心。

    楚意松了松紧挽的额发,想起父母在世时,到了夏日也曾常伴自己于凌波阁边戏水,顿时心生怅然。

    忽而身后传来布履踏木板的声响,楚意闻之回首,是高渐离和项籍一前一后从席上溜下来寻她。

    她忙起身朝高渐离迎过去,殷殷切切地行拜见礼,“半年不见,老师果然清瘦了好多。”

    “自去年夏至相别,你也长高不少。虞公夫妇的事情我闻之便动身赶回,还是没来得及送他们最后一程。”高渐离扶起她,痛心疾首地一叹。

    说起父母,楚意心下酸楚,低头不语。

    项籍见状,哎呀一声劝慰道,“今日是你生辰,可别忙着伤心了,难道你想虞叔他们在天上看你哭成大花脸?”

    “我又没哭。”楚意轻瞪他一眼,“你跟着老师出来做甚么?”

    “做甚么?”项籍气得发笑,不客气地拎过她的耳朵,“你又是骗我来凌波阁又是当众捉弄我,很有趣么?”

    “痛痛痛,死阿籍松手呀,今天可是我的生辰!”楚意吃痛,只得转头向高渐离求救,“老师,你看这家伙!”

    其实项籍手上并未真的用力,谁知她演得这般逼真,高渐离虽不常驻江东,却是见惯了他们打闹,眯眼笑看,只等他们自己闹够了。

    这时,跟在他身边的小厮项和上前来,“爷,虞大姑娘见你不在席上,恐被庄主发觉,派人来寻了。”

    然后项籍还未玩够,“不去”二字咬在舌尖未发出就被楚意趁胜追击地下了逐客令,“赶、紧、走。”

    项籍这才反应过来是虞妙意在寻她,登时傻乐着把楚意撇在一边,拿过项和手中的外袍,疾走而去。

    送走了项籍,楚意这才乖乖挽着高渐离在矮几边坐下。

    “我入城时听人说,你不慎落水,头触了河底暗石,如今可大好了?”高渐离关切道。

    “大好了,老师此行可还要去天香楼?”楚意奉高渐离以清茶,压低声问道。

    “不错,我来时想着总要去虞公夫妇灵前且我听人说你也在凌波阁,便想着先来看过再去天香楼。”说着,高渐离饮罢热茶,从随身的包袱里取出一卷牍书交付于楚意手中。

    “是新的曲子么?”楚意欣喜地接过,正要打开一观,却被高渐离喊住,“哪有当着送礼人面拆礼的,你且收好日后再看。”

    楚意听话顿首,师生二人热络地闲话,高渐离不止长于乐律,学问见识亦不输当代大儒,受他点拨,总能令楚意茅塞顿开。

    正说在兴头上,便见隔岸回廊间有个侍女朝萍儿挥了挥手,萍儿见之明了,俯身在楚意耳边低语几句。

    “也罢,我看你也该回席上应付了,我便先上天香楼拜见项庄主和虞公子了。”高渐离这时也道。

    “那我让人将老师从前的房间收拾收拾,夜宴结束再接老师回来。”楚意依依不舍道。

    “好。”高渐离点头答应,不轻不重地在楚意肩上拍了两下,便与她别过。

    有说不出的古怪盘旋在楚意心口,像是北地寒风,莫名吹着离别愁苦。仿佛此番与恩师再别,便会再难重逢。

    高渐离与楚意的师生缘分是在楚宫中定下的,那时他父亲为楚王负刍千里迢迢请高渐离击筑祝寿。席上众人皆为他独奏的筑乐而醉,停箸止杯,唯有五岁的楚意,擅自逾矩而出,来到高渐离身边,伸出小小的手掌。

    “这个东西的声音好好听,叫甚么?”昔时她尚为无知幼童,更是天不怕地不怕,连座上薄醉的负刍亦被她的天真大胆逗乐了。

    “这个是筑,”高渐离饶有兴趣地看了看眼前生得粉白可爱糯糯的小女孩,方在她手上轻轻用手指写就一个筑字,“你想学么?”

    “你教我,我就学。”楚意嘻嘻笑着答应。

    负刍极喜她稚子心赤,也不顾那君臣礼数,王家威严了,大笑着就来抱她,转头对她父亲道,“虞卿之女奇也。”

    宴后高渐离离楚返燕,他原不把楚意的童言童语放在心上,未料楚意却一人追到了郢都城外,竟是大声质问他为何不守承诺。

    那年小小的人儿在郢都城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涕泪横流的样子至今还常被高渐离拿来取笑。

    “东西准备好了么?”楚意回过神来,长舒一口气将高渐离赠她的曲谱放在萍儿手中。

    “都按你吩咐做了。”萍儿点头。

    “将曲谱收好,随我回席上吧。”

    兴许是项籍的临时退席,楚意眼神所及之处都能或多或少地扫到席上少女们的淡淡失望。倒是吕荷十分得体从容,僵持着面上的平和。

    在入阁前,楚意命人把虞妙意养在屋中的那只名唤软软的乌蹄踏雪碧眼猫寻来,软软性情乖戾,除了阿姊也就楚意能稍稍抱上一会儿。

    她抱着软软信步而入,不想吕荷一见她怀中半个婴孩般胖胖的软软,吓得脸色一白,直往侍女身后躲。

    楚意视若无睹地坐回自己的位置,就听萍儿乖觉地击掌传菜,“诸位,菜肴已尽,我家姑娘还为诸位备了鲫鱼蛋羹做饭后零嘴儿,现下已经好了。”

    侍女闻之一一奉了瓦罐进来,在众人的案前添碗盛羹。鲫鱼蛋羹是天香楼主厨的招牌菜,常时非贵客不制,在天香楼都是鲜少上桌。楚意也是被狠狠宰了一笔,才得了这人手一份的面子。

    “啊呀!”但听一声惊叫,为吕荷添碗的侍女已经跪在地上慌了神地告罪。

    楚意耐着心中澎拜的激动看过去,果不出她所料,吕荷的那一身明晃晃的衣裙上已经被侍女“不慎”打翻的鲫鱼蛋羹弄出了大片污渍。

    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楚意就暗中狠心在软软的肚子上掐了一下。软软喵一声惨叫着吃痛从她顺势松开的臂弯中扑出去,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这一扑并未找楚意的麻烦,而是径直朝不远处的吕荷去了!

    “畜生!离我远点!滚开!滚开!”吕荷怕猫怕得厉害,根本来不及去擦拭裙摆上的污渍,慌忙起身躲避着软软。

    楚意假意唤了软软几声回来,可软软却仿佛一心要捉弄吕荷,厉声嘶叫着将她追得满阁子乱跑。阁中一下子乱了套,其他人知软软是虞家爱宠,也不敢轻易上前来帮吕荷驱赶。

    “萍儿呀,快去把软软抱回来,它大半个月没修指甲了,当心挠了人。”楚意刻意大声支会萍儿,萍儿伶俐地应声后便过去了。

    可她反而踩住吕荷裙摆,助着软软去扑吕荷。楚意趁机悄悄起身,无声无息地绕到了吕荷身后,看准时机,轻轻抬腿,在萍儿终于抱住张牙舞爪的软软后,将吕荷直接面朝池水地绊进了阁外的池塘里。

    “扑通!”

    楚意毫不掩饰计谋得逞的笑容,从萍儿手里接回软软轻轻顺着它的毛安抚,眼看着吕荷在不深不浅的池塘中挣扎,淤泥和池水弄脏了她漂亮的脸蛋和衣裙,狼狈至极。

    比起她在鬼门关走一遭,这不过是小惩大诫罢了。

    “虞楚意!你竟敢当众羞辱耍弄我!”吕荷瞧着自己满身腥臭的淤泥,气得歇斯底里地尖叫。

    “我睚眦必报可是出了名的,你自己做了什么也该心知肚明吧,想来也不便被我当着大家的面捅出来吧?”楚意笑眼弯弯,“那夜你命人双手推的我,而今日我连手都没抬一下,就能让你摔了个狗啃泥呢。”

    “你!虞楚意你懂不懂礼数!你这个没教养的臭丫头!”吕荷指着楚意的鼻尖骂道,就要从池水中挣扎坐起。

    楚意闻言变了脸色,厉声喝道,“我父母新丧,你却着红衣赴我生辰宴,究竟是谁不懂礼数?!”

    想起那夜自己在冰冷的河水里无望挣扎,楚意就遍体身寒,对吕荷的恨意愈加汹涌。

    她使了个眼色给在凌波阁附近侍奉的家丁虞火,虞火机灵,抢过虞子期搁置在一侧的渔网猛地把吕荷又重新推倒在水中。

    楚意身后悉悉索索的议论声不止,她幽幽地横眼扫过去,“是有谁想下去陪吕三姑娘么?”

    这些人从来就不是诚心与楚意结交,不过为了虞家权势富贵而上赶着来曲意逢迎于她,当下就算有人当真看上方才出尽风头的吕荷,也轻易为她不敢惹恼了楚意,只这一个眼神立刻就能震住全场。

    “虞火,我没让她上来之前她就不许上来,明白了么?”楚意揉着软软的肉垫,又朝众人一笑,“今日你们看到什么,也明白了么?”

    她这一笑,如春风扶桃枝,明媚中带着几分青涩的张狂。无人不摇头晃脑,装作视而不见地回到自己席上,战战兢兢地继续宴饮。

    “虞楚意,我不会放过你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除注明作者余均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关注微信平台,了解更多信息)

积分规则

        注册会员初始积分:100 分 每日签到赠送积分数:10分

        每日登陆赠送积分数:10分 发布文章赠送积分数:20 分

 

会员等级

        初级会员  0分   一级会员500分  二级会员1880分

        三级会员3880分   四级会员6888分

 
 
 

温馨提示:积分不足可以赞助本站10元=1000分,支付宝账户:491988088@qq.com

 
 

微信扫码,打赏一下

支付宝扫码,打赏一下

中国tes365体育投注网_365体育投注备用在线_新365体育投注感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上一篇:虞姬 6.惊宴(一)

下一篇:没有了

| ICP:苏ICP备16068320号-1  |   QQ--491988088  |  AD--沭阳县虞姬文化研究会  |  PH--18036919018  |  免费统计 | 法律顾问:徐 伟 |
Copyright ©  Study on the culture of Shuyang County, Yu JI Powered by 55TR.COM